崩溃的“艺术升”,和它垄断下的70万高考难民

在高考和艺考这两座拥堵的大小独木桥上,考生们永远无法滴水不沾的轻松走过。那些赚“过桥费”的人,也永远不会缺席。

“艺考升”这样的故事,并非初次上演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
前一天夜里,小张决定在和画室的其他“室友”一起画个通宵,第二天早晨5点,他们要蹲守在报名软件前。报好名后他们准备一起吃个饭,睡个好觉,迎接即将到来的校考。

报名时间是早晨六点。点进报名软件,所有的选项都变成了“??????”这样一排问号。

在2019年的这个冬天,几十万艺考生在清晨6点醒来。无数问号同时出现在他们的手机屏幕上,和他们每个人的脑中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“艺术升”垄断了十多家美术学院的报名渠道后,在APP中贩卖“50元加急审核”和“598元绿色通道”。即便收费不菲,在报考当天,这款APP又出现了大规模系统崩溃。

尽管官方微博在1月6日当天连续发布了多则“紧急通知”、“情况说明”,既成事实已经无法挽回。

因为今年,是所有美术生参加校考的最后机会。2018年12月29日,教育部发布的通知中规定,2019起,美术、设计类考生不再有校招,全部以省统考的方式进行。

如果春运抢票失败,你还可以坐飞机回家,但高考这件事,考生和老师、家长一起付出了3年的心力。

复读是不可能复读的,报名又报不上。这一次,让父母们担惊受怕,不敢在高考前影响一毫心情的考生们,又被“外人”结结实实地坑了。

从五年高考,三年模拟这些深入人心的练习册,到新东方、学而优等大型培训机构的入局,和小区里无处不在的补习班。从1977年恢复高考后,资本市场一直在不断进入。

艺考生更是如此,因为高中的音乐、美术老师无法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,把学生推向校外培训机构,几千、上万的培训费都早已成了学生和家长们必须接受的额外教育费用。

相比之下,598的绿色通道费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但在这次,艺考生第一次意识到了:“为什么总有人在骗我们的钱?”

艺考:用黄金堆砌的新桥
“大多数学生和家长是不愿走高考的独木桥,然后把艺考这个小拱桥也挤成了独木桥。关键是你好不容易熬过去了,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。”

我4岁就开始学习画画,所以很小就对绘画建立了一种认同,认为它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那时我在青少年宫学画画,老师是我爷爷的旧友,他告诉我,画画来自你对世界的认知和解读,成绩好,画画也会好,二者不矛盾。可以说他帮我建立了对美术最初的认知。

到稍微大一点,考级风潮席卷,我开始学习动漫绘画,临摹动漫人物。小学四年级,我第一次考级通过,我爸妈就觉得还是这种培训班进步明显,其实都是误解。而素描考级的证书是老师直接给我的,里面的画也不是我画的,这是我第一次对艺术考试产生迷惑。

抱着对美术的喜欢,我高考时自然成了艺术生,考前进入艺考培训,是艺术生的必经之路。当时艺考班是以学费来保底划分等级的,一个培训学校有1.5万、2万、3万等不同收费标准,班级分别许诺过统考、保学校、进八大美院等等。

但实际的教学情况是,老师只会教一些小技巧,剩下的就是让我们自己练习。后来才意识到,这些老师连最基本的教育学都没看过,说白了把天赋好的丢进画室,他天天临摹也能学会,而那些把集训当大学敲门砖的人,最后只能是囫囵吞枣。

市面上顺应潮流,出现过一种果冻盒的小格子颜料,价格很贵,相当于事先帮你调好颜色。有的画室要求学生把颜料盒统一排色,跟着老师选的用,老师示范的时候都不用低头看颜料盒。

我爸觉得我学那么多年画画,艺考一定没问题,但事实上我在培训班考过倒数第三,因为他们有一套考试的标准,说那样是好的,我们只需要照本宣科。可正因为这种僵硬的艺考模式,直接扼杀了我在绘画上的创造力,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找不到风格。

艺考完,我才发现这些老师对外宣称的文凭是造假的,可四年之后这家画室已经非常壮大了。

离开艺考4年,回过头看,我觉得大多数学生和家长是不愿走高考的独木桥,然后把艺考这个小拱桥生生挤成了独木桥。关键是花了一大笔钱熬过去,才发现自己还是什么也不是。

学艺术的高消耗不应该是在考学这个问题上,因为要在艺术领域站住脚,是需要大量磨练以及天赋的,然而大家为了一个就算读出来,也不太能挣到钱的行当争得头破血流,实在不值当。

湖北美术学院 2016级视觉传达专业学生

艺考乱象:只要花钱,什么都能买到
省联考的时候,和我同一个画室集训的小伙伴出来之后都懵了。

因为除了我们,考场里的人早就都知道要考什么。我们亲眼看见考完第一场的间隙,一些大画室的同学在休息区摆好画架,练习下一场考的内容。旁边的考生们都在议论着,这些人都是提前一天,或是开考前两三个小时就知道考题了。

我觉得很泄气,觉得完了,提前知道考题,背好了构图,再差也差不到哪去。

有点难过,但是那个瞬间觉得就这样吧,不后悔了。

我是四川一座小城的美术生。画画原本是从小的爱好,等到上了高中,我的文化课有点跟不上,家里人觉得不如就学美术考艺术吧。一方面是觉得喜欢,有基础,另一方面也觉得美术是可以最快练出来的。

所以高中起我开始系统学习美术了,高三之前都是周末去画室画画,或是周一三五晚上去。

高考的前夕去了一个小型的集训班。

在三四线小城里,大部分人还是会觉得美术生是不务正业,我爸刚开始就很反对。但还好我遇到很好的老师,高中的班主任知道了我要考美术以后非但没有不管我,反而到家里去反复劝我爸。

高考前我和以前美术班的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小的培训机构,一个月3000。一共花了有4万多。还签约了文化课的集训,不同的签约有不同的价格,我签的是3万5,保过本科。

在集训班里,大家每天都要画差不多十个小时,真的是熬过来的。

考试的前夕,我爷爷去世了,班上的人都鼓励我不要松懈。甚至晚上回家会开视频大家一起陪我画作业。

我觉得我收获了蛮真挚的友谊的,这辈子不会再有那种坐在一起画画,偷偷听小说的机会了。至于其他的,反正只要肯花钱,连题目都能买得到。

2015级 鲁迅美术学院学生

艺考培训机构:真的能包过吗?
艺考时的目标是北京几所知名大学,地方画室考上的几率很低,我带着几大箱行李,离开东北老家,一个人来了北京。

经过朋友介绍、网上搜索、到现场实地考察,我最终选择了北京一家规模稍大的画室,班级主要针对清华美院的报考生。

这家画室是全封闭式集训,吃住画一体,不仅需要缴纳学费,还有吃饭和住宿费。学费前期4500元一个月,到后来随着考时临近,价格也开始飞涨,要8000元一个月。因为画室在北京偏僻郊区,画材用完了,也只能去画室自己开的画材店买,价格是外卖的两倍。

我当时住的宿舍八人一间,每个月价格在1800元左右,并且是按一年份一次性缴纳。后来我为了专心画画,一个人搬出了宿舍,找了画室旁的老式隔间,平时可以自己做饭,少花了不少钱,过的还很舒服。

其间,出现过一家传“媒大学内部画室”,据老师说交一万块就可以直接进传媒,之后又出现了号称“清华内部”的保过班。

在北京考学的一年里,我花掉了10万多元。

老师们基本只教授清华美院的考试内容,来洗脑大家:“清美最好,大家都要考。”精英班招生了七八十人,每年有两三个考进清华美院已经算好的成绩了。

但到了艺考后期,又会有针对各院校的小班培训,分为央美设计小班,北服创意速写小班,十天1500,5000一个月。只要你想花钱,永远能找到下一个培训班。

中国传媒大学 2014视觉传达专业学生

培训机构从业者:把艺考的钱还给学习本身
“教的不行你还在那里干嘛,该卖地瓜的卖土豆的就去卖吧,赖在学校里浪费社会资源。”

我们找到了美术培训机构的刘老师,和他聊了聊关于艺考生花费、取消校考、提升文化课分数的话题,以下是刘老师的观点。

在理想、公平的学习环境里,学习美术花钱应该花在买书和绘画材料上。

艺术生花钱多的根本问题是高中美术教育的缺失。

高中生在学校学习美术本来就不能收费,这个国家相关规定都有法律条文的。高中美术老师没有尽职尽责教,都让出来学习。高中老师水平有限,这个问题是应该解决的,教的不行你还在那里干嘛,该卖地瓜的卖土豆的就去卖吧,赖在学校里浪费社会资源。美术老师的配置应该提高。在外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更多了,不学习去网吧的也大有人在。

北京的班,有的签约,从9月或者7月到考试结束,费用大约10–15万。买书和绘画材料,对于培训费来说九牛一毛。

2019起取消校考,最怕的是“只有一次”。

省里统考首先是对社会资源的综合利用,效率高,资源浪费少。统考有好处就是一次考试可以被很多学校认可的分数,也不用四处奔波去考试。这对经济条件一般的孩子来说是利好。

校招的时候,每个学校都不一样的标准,十分杂乱。如果省统考了,就有统一的标准了,对大部分人来说是好的,不用再考虑我学哪个画风,其次是,每年都会有人联系各个辅导机构,做不合法不公平的生意。

但是,一次考试的弊端也就在这个“一次”上。艺术考试,决定因素很多,考试时候的灵感,阅卷老师的偏爱,都会带来很大影响。有的同学统考刚刚过线,但是校考却能考上央美清华,这一点也不稀奇。所以说一次机会,总归不如多次机会来的好。

艺术生的规模早该压缩了。

现在开始限制艺术生这条绿色通道了,对于普通文化科生是公平的。绿色通道具体指什么呢?就是你考本科520的线,艺术生是310。

其实艺术生的规模早该压缩了,你可以想一下,社会上哪有这么多艺术生就业的地方。我的同学从事这个行业的就几个。

专业能力强,学校好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清华央美的失业率非常低,大批美术专科生,上学就等于失业了。

“艺术升”事件始末
1月5日起,有大量考生在使用“艺术升”时出现了系统崩溃问题,导致无法报名校考,想报考的学校被报满。

1月6日,事件在微博发酵,“天价报考费”等“艺术升”内幕曝光。

我们找到了微博上“艺术升”事件的中心“小糖”,她那条关于APP的微博已经有12万转发,但本人依然在淡定地参加集训,准备艺考,只能抽时间回复我们的消息。

在“艺术升”上,小糖花了80元的审核费,她身边的同学有的买了598元的VIP卡。1月5、6号两天,小糖身边有些同学接连错过了4所美院的报名,非常消沉。

1月7日,已经结束报名的四所美院均在学校官网发布通告,增加考点、报考名额。

“鲁美”在通告中明确指出“不设置报考人数上限”,西安美院也提到“考试时间顺延,确保考生实现报考天津美术学院的意愿。

1月8日,“小糖”发微博表示,“艺术升”的问题已经解决,“同学们现在报名一下子就报上了”。

至此,“艺术升”事件告一段落,但是这次的事件出现的“艺术升悖论”可能还在继续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<友情连结> 乐天堂体育投注官网 qy6千赢国际娱乐老虎机 濠庄娱乐平台 Chemical